鬼见愁的茶盐古道成旅游景观,为民凿出

时间:2019-12-04 03:36来源:中国史
新华网武汉1月26日电长期不通公路的鄂西偏远小村建始县店子坪村,以前连通外界的是一条“挂”在绝壁上的茶盐古道。如今,店子坪村通村公路四通八达,这条鬼见愁的茶盐古道则变

新华网武汉1月26日电长期不通公路的鄂西偏远小村建始县店子坪村,以前连通外界的是一条“挂”在绝壁上的茶盐古道。如今,店子坪村通村公路四通八达,这条鬼见愁的茶盐古道则变身成为当地的一道旅游景观。

中国网4月5日讯湖北省恩施州建始县位于武陵山腹地,重山阻隔,坡陡路险,自古便有“楚蜀咽喉”之称。因偏而穷、因路而贫,内不通外不连的交通状况严重阻碍经济发展,建始县长期头顶“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

图片 1

店子坪村位于建始县龙坪乡西南边缘,平均海拔1200多米,辖7个村民小组,176户,673人。由于地处偏僻,村组不通公路,过去一直比较贫困。为改变店子坪村与世隔绝、贫穷落后的面貌,2005年以来,村支部书记王光国带领一班“留守老人、留守妇女”,以超人的决心和苦干精神,肩挑手扒,在6年的时间里,用血肉双手在悬崖绝壁上凿出了一条2.5公里的毛公路。在各级各部门的支持下,2014年5月,宽阔平整、全长11.7公里的店青公路全部硬化建成,店子坪村民出行难的问题彻底解决。为纪念店子坪人绝壁凿路的事迹,这条路取名为“愚公路”,王光国也被人们称为是“愚公支书”,并在2017年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

近年来,受益于“四好农村路”建设,建始县村村通了路,客车开进村口,过去运不出去的山货变成宝贝,村民因此走上了脱贫致富路。

新华网建始7月3日电“左有石柱河,右有洋芋河,前面梯子河,后面大山坡,祖祖辈辈像骆驼。”在建始县龙坪乡店子坪村,这首民谣不知流传了多少年、多少辈。这里的686名村民耕种着700余亩土地,虽然盛产土豆、卷烟和玉米等农产品(000061,股吧),但交通闭塞运不出去。

年初,新华网“希望的田野——党的十九大精神进农村”采访团队驱车七个多小时,来到店子坪村采访。受湖北新年第一轮强降雪影响,道路两旁的山间仍有白雪点缀,许多地方的屋檐和田地间也残留着冰雪。但车辆到达位于大山深处的店子坪村委会全程基本畅通无阻。

近日,中国网记者跟随交通运输部来到建始县,走访了龙坪乡店子坪村、高坪镇以及花坪镇,见证了交通扶贫给村民带来的巨大变化。

“打杵子,背篓子,卖头猪还得3人抬轿子。”这是店子坪村村民10年前出山的真实写照,他们去一趟集镇,只能用脚丈量,翻山越岭来回三四个小时。

在过去,店子坪村民赶集、上学、就医,都得沿着悬崖峭壁上的茶盐古道,前往15公里以外的高坪集镇,翻山越岭来回一趟得3、4个小时。当地曾经流传着这样这样一首民谣,“左有石柱河,右有洋芋河,前面梯子河,后面大山坡,祖祖辈辈肩挑背磨像骆驼。”走在这条陡峭的茶盐古道上,必须打杵子、背篓子,卖猪还得“抬轿子”。王光国接受采访时介绍,从记事起,村里先后有6人被悬崖峭壁无情地夺去了生命。因为道路不通,店子坪村贫穷落后,村里年轻人娶媳妇都困难。

图片 2

“路通了,桥架了,出去都坐车了。”10年后,崭新的进村公路延伸到每家每户,新架的店子坪大桥贯通南北,开着车子从村里到集镇也只需半小时。

在老党员、村支部委员周赐雄家里,墙上挂着他女儿周雪瓶的口述故事《爱在悬崖绝壁》。周雪瓶讲到村里不通公路、家里人走茶盐古道挑水吃的往事。有一天,她母亲到河底里挑水,因为力量小,搭换不过来肩,想把两桶水放下来歇一脚。壁陡的路哪里放得下?两桶水一挨地,扁担一松,一只桶从半坡里咕噜噜一直滚到河底。母亲累出一身汗,最后提着半桶水回到家里。父亲看见了眼泪直流。

十几年前,湖北省恩施州建始县店子坪村村民通过这条陡峭的“茶盐古道”进出村子,先后有6人失足坠下悬崖,无数牲口坠入河底。中国网记者 赵晓雯 摄

为修这条长不足3公里的进村公路,店子坪村支书王光国从2005年1月开始,带领一班“留守老人、留守妇女”开启了长达7年的绝壁凿路之旅,他用胆识、智慧和汗水在深山峡谷间谱写了一曲震撼人心的时代壮歌,王光国本人也被誉为“愚公支书”。

竖在“愚公路”边的茶盐古道简介牌介绍,店子坪村茶盐古道是清朝时期从施宜驿站生发出的一条蜿蜒、狭窄的运茶运盐通道。该古道从建始高坪镇的青里坝入境,沿着白杨坪村的石柱河岸急转而下, 跨过石柱河,攀行一公里陡峭险峻的石阶进入店子坪村的桃园子、拐枣坪,翻过店子坪,北上新佛寺,进入楂树坪,最后到达重庆碚石盐场,全长50多公里。

因路而贫——“路不通,一难变万难”

“路不通,我们低人一等”

在“愚公路”凿通之前,茶盐古道是店子坪人的唯一一条出山路。如今,店子坪通公路了,这条路并没有被废弃,而是扮演了新角色。

十多年前,由于交通阻塞,悬挂在绝壁上的“茶盐古道”成了建始县店子坪村村民外出的唯一通道。如今,村村通路通车,客车直接开到村民家门口,村里山货走出大山销往全国。

店子坪村位于建始县龙坪乡西南边缘,村委会距龙坪乡集镇28公里,平均海拔1200多米,全村人常年生活在这交通闭塞的穷乡僻壤。

原来,依托湖北省委在村里打造“当代红色教育基地、当代红色旅游基地、精准脱贫示范基地”的决定,店子坪建起了湖北省店子坪当代红色教育基地培训学校。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该基地已吸引近7000名各地党员干部前来学习考察。学员体验茶盐古道,重走“愚公路”,感受艰苦奋斗、 苦干实干的愚公精神是培训学校体验式教学的一项重要内容。当然,不少慕名而来的游客也会主动走一走茶盐古道,回味历史的沧桑,寻找穿越时空的感觉。

这些变化是店子坪村党支部书记王光国曾经做梦也想不到的。

长期以来,店子坪村村民上学、就医、赶集都只能沿着洋芋河峡谷两岸悬崖峭壁上的古盐道前往15公里以外的高坪集镇。交通极为不便,陡峭的河谷犹如一道天堑屏障,阻断了村民致富的脚步。

为此,村里参照茶盐古道原貌,修复了洋芋河段570米石梯,一方面满足游客的需求,另外也是在这里留下对历史的铭记。

“十几年前,村民卖牲口需要几个人抬下山,穿过陡峭的‘茶盐古道’,走过洋芋河河床,走上四五个小时山路才能到集市,卖不出去还要原路抬回来。” 王光国说。

王光国说,养的肥猪卖不到好价钱,村里小伙子谈的女朋友来了又跑了,贫困的阴影世代挥之不去,也留下了许多沉痛的记忆。从他记事起,村里先后有6人被悬崖绝壁无情地夺去了生命。能有一条好路,成为店子坪人世世代代的梦想。

到店子坪村采访的第一天,王光国带领新华网采访团队也体验了一下店子坪的茶盐古道。经过修复后 ,店子坪村头的这段茶盐古道看上去保存基本完好。不过,由于地势陡峭,踏上不到一米宽的茶麻古道,抬腿迈步仍然要小心翼翼,众人不得不一步一趋。店子坪人当年打杵子、背篓子行走在茶盐古道 上的艰辛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由于道路陡峭,两边没有防护措施,近十名村民失足坠下悬崖,无数牲口跌入河底。村里唯一的通道竟成了村民的“丧命之路”。

“曾经店子坪村人一年四季出行离不开打杵子、背篓子,在河对岸一看见拿这两样东西的人,人家就说“那是店子坪村的”。王光国说,“哎,路不通我们都低人一等。修路,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从茶盐古道走到谷底,有一座洋芋河老石桥。由于冬天是枯水期,洋芋河只听见流水声,看不见流水,水从石缝底下流走了。当地干部介绍,夏天的时候,两岸满目青翠,小桥流水,这里的风景非常美。

2004年冬天,当选村党支部书记的王光国召开支委会,决定在洋芋河的悬崖绝壁上修建一条通村公路。

“现在公路通了,桥也架起来了,搬出去住的人又搬回来了。”说起三组的黄祥忠今年从高坪镇又搬回了村里,王光国感到有些欣慰。他说,早在几年前,黄祥忠家打算改造房子,可交通不方便,建材都要靠人力来背,于是举债搬到离村15公里开外的高坪镇。

这段茶盐古道呈V字形。过了石桥到了对岸后,古道的走势相对平缓一点,但是仍然要沿着陡坡往上爬。好在洋芋河老石桥距离通往村里的“愚公路”不算远,爬到公路上后,顺着公路往村子里走,基本是平地了。

“没有专业施工队,只能靠村民肩挑背扛,拿着自家工具修路。最少的时候只有我和四位村民修路。”王光国说。

“沙石要背,水泥要背,钢筋要背,修个房子要背到猴年马月。”黄祥忠回想起这段“背井离乡”的日子,道出了心中的苦衷。他说,搬回来是看到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再也不是与世隔绝的“桃花源”。

走在平整的“愚公路”上,山谷两边的茶盐古道若隐若现。想必店子坪的先民永远不会想到,偏远闭塞的店子坪村不可逾越的天堑会被今人征服,鬼见愁的茶盐古道会成为一道旅游景观。而打通出山路后,店子坪成为精准脱贫示范基地,不仅是店子坪的先民,就算是现在的店子坪村民,在几年前也会觉得是天方夜谭。

由于没有专业指导,村民修的路经常出状况。2007年的一场山洪,将全村村民用一个冬天才修好的路冲塌,全部心血毁于一旦。

今年72岁的刘太贵做梦也没想到,当年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修路,而公路直通到他家门口。他开玩笑说:“现在把水烧在锅里,发现家里没面,骑着车到街上把面买回来,发现水还没开。”逗得在场的村民哈哈大笑。

“当时在场的村民都愣住了,我只能强忍着悲痛对他们说,‘路跨了咱们就重新修,5年修不完修10年,10年修不完,就修20年’,修路的目标是不会变的。”王光国对记者说。

如今交通方便多了,自家的房子也得到改造。刘太贵感慨道,如果还要用背篓背钢筋水泥建房子,又得背死几代人。说完,他眯着眼睛点了一支烟:“路通了,桥通了,人都不想死了,还想多活几年。”

终于,店子村修路的困难引起了湖北省委省政府以及湖北省交通部门的重视。

图为:店子坪村支书王光国指着7月即将正式开通的“店子坪大桥”。新华网曾伟龙

2014年,在政府的支持下,横跨峡谷70米、投资159万元的愚公大桥建成,店子坪村至高坪镇全长11.7公里的断头路打通;2016年,完成11.7公里村级主干道硬化路,村民出行问题彻底解决。

绝壁凿路,誓把天堑变通途

“汽车开进了村口,过去因交通限制卖不出的山货变成了宝贝,寻医问诊不再是问题了。”王光国对记者说。

2005年1月,王光国提出修路的设想时,村民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而是表现出少有的冷静。很多人认为他疯了,凭劳力向大山要路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事。

图片 3

“如果你们能把这条路修下河,我把姓名都改了。”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修路的是一组刘太贵。他说,“工程量太大了,祖祖辈辈都没修通,就一群老人妇女能把路修好?反正我不搞。”

店子坪村的路通了,卖不出的山货变成了宝贝。中国网记者 赵晓雯 摄

“三年修不通,五年!五年修不通,10年!这代人修不通,下一代接着干,总要修通这条路!”面对质疑和反对的声音,王光国并没有反驳,而是挨家挨户做工作,一遍一遍地给村民讲道理。

因路而富——“村路通,昔日穷村变富村”

村民们看到他铁了心,誓从洋芋河两岸的悬崖绝壁上凿出一条通村公路,开始主动加入到修路队伍中来,逐一在修路申请书上签字,并按下红手印。

交通便利不仅实现了村民的“出行梦”,也实现了“脱贫梦”。

修路之初,没有启动资金。王光国毅然关掉了自家开办的养猪场。工地上没钱买炸药,他拿来妻子卖肥猪的1500元钱。然而最艰难的是2006年3月18日那天,村民历经一个冬天在河谷上垒起的一道20米长的驳岸瞬间轰然垮塌,在场的男女老少一时间都懵了,忍不住相拥而泣。

自2014年店子坪村断头路打通后,村路沿线的农家乐以及红色旅游景区也逐渐发展起来,八年间,村民人均年收入从2000元增长到8800元。目前,店子坪村实现全村脱贫。

从此之后,修路的人开始越来越少。为振奋人心,重燃群众修路的热情,他立下誓言:“工地上只要还有一个人,我就一定会奉陪到底!”于是他白天修路,晚上又挨家挨户做工作,后来陆陆续续地又有不少人回到了工地。

店子坪村的脱贫之路只是建始县“交通脱贫”的缩影。

现如今,从店子坪村一直到高坪镇,一条水泥路贯穿,家家户户门口都实现道路硬化。出行不需要打杵子、背篓子,再也不用担心被人一眼识出是店子坪村的而感到低人一等。曾经阻隔店子坪村祖祖辈辈的洋芋河,如今架起了大桥,为了纪念店子坪村村民绝壁凿路的感人事迹,取名叫“店子坪大桥”,将于今年7月正式开通。

建始县位于鄂西南边陲、恩施州东北部,下辖7镇3乡410个村51.2万人,其中土家族、苗族等少数民族人口占36.3%。2014年有建档立卡贫困村92个、贫困人口4.1万户13.7万人。

站在曾经坍塌的驳岸上,望着一条盘山曲折的水泥路一直延伸到村里,村支书王光国回想起当年最艰难的时候,他轻轻摸了一把眼角,泪水早已经模糊了他的眼睛。他说,“这个日子我永远不会忘记。”

“由于交通限制,建始县长期戴着‘国贫县的帽子,为路所困的建始人民,心里都有个‘出山’的梦想并一直为之奋斗着。”建始县县委书记向红林对记者说。

传统农民向现代农民转型

从2009年12月沪渝高速建成通车试运营到客车进村,随着公路建设逐步推进,便利的交通给农村带来出路的同时,也带来了脱贫致富的思路。

“店子坪村就像一头牛,而一组就是牛鼻子,牛鼻子牵不动,整个村的经济就不会动。”村支书王光国说,当时修路就是为了打通店子坪村跟外界的通道,现如今路通了,整个村的经济就有希望了。

位于建始县中南部的花坪镇依靠村道鸭石线构建了45公里关口葡萄产业路,凭借种植关口葡萄种出了一张产业新名片。

为了帮助村民致富,王光国带领村民在房前屋后种上了魔芋、烤烟和猕猴桃等经济作物,来大力发展农产品支柱产业。

花坪镇下辖56个行政村和1个居委会,540个村民小组,总人口5.8万,全镇共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6116户20253人。

在发展猕猴桃时,有的村民认为种了猕猴桃后就种不成其它的农作物了,不少老年人很是反对。王光国费劲周折争取到猕猴桃树苗免费的政策,但是发下去的树苗有的还是不种,刘太春老人甚至直接把树苗扔掉。

2016年以来,花坪镇党委、政府先后整合资金2.5亿余元,硬化农村公路407.695公里,改扩建农村公路99.5公里,全镇农村公路总里程达1594.6公里。公路进村,方便村民出行,也让关口葡萄有了销路。

为说服大家,王光国专门到超市里买来猕猴桃,请大家品尝,介绍营养价值和种植效益。“这些猕猴桃7块钱一斤,它好吃而且营养丰富,销路销量很好。如果一亩地可以产500斤,大家算算可以卖多少钱?”王光国的一席话让大家茅塞顿开,扔掉种苗的刘太春老人又重新申请领取了猕猴桃树苗。

据花坪镇镇长张彬介绍,目前全镇关口葡萄种植涉及14个村,近5000余户种植,面积达2万余亩,年总产值2亿余元。目前,关口葡萄种植已成为当地村民致富的主导产业。

目前,店子坪村成功引入上海老板投资140多万元,并成立德鑫农庄公司,通过租赁村民150亩土地,进行集约化管理。村民除了收取每亩600元的租金,平时还可以在苗圃基地务工来增加家庭收入。据统计,全村发展猕猴桃500亩,今年已挂果300亩,明年可见效益,预计每亩可为农户增加3000元收入。

“产业路升级以后,村民不用出村,葡萄就可以销往全国各地。村民农忙时节在家,其他时间在外务工,生活条件逐步改善,一半以上村民开上了小轿车。”张彬告诉记者。

“外面打工要文化,我们没文化在外面也是卖力气,还不如回家卖力气,现在家里收入不比外面差。”在外打工多年的刘和喜,回到家里感触颇多。

截止2018年底,花坪镇已实现7个贫困村出列、4237户15098人脱贫,目前全镇留存贫困村4个,贫困人口1879户5155人,2019年计划整镇脱贫出列,届时将有更多的村民因路实现脱贫致富。

放眼望去,一片一片的农田挂满了果子,看着今年长势很好的猕猴桃,王光国说,“努力了两年,在今年的金秋十月,终于可以大丰收了。”他说,我们的农民不能只停留在传统农民思维,总老想着怎么种田,怎么养家糊口,而是要学会改变思路,成为现代农民,这才是出路。

据建始县交通运输局局长马建宇介绍,目前,建始县已编制完成《建始县“四好农村路”发展规划》(2018-2020)及实施方案,将规划“四好农村路”1458.875公里,涉及全县10个乡镇156条农村公路线路,现已完成555个项目约865公里。目前,全县总通车里程为4939.241公里,其中农村公路通车里程为4516.44公里,占总通车里程的91.44%。乡镇、建制村、重点自然村通畅率及村村通客车达100%。

村民的梦:山中有城,城里有山

截止2018年底,建始县全县已实现67个贫困村脱贫,累计减贫29758户102075人,存留未脱贫对象37012人。

“水泥路,灭蚊灯,自来水,太阳能路灯。”走进店子坪村,映入眼帘的俨然是城市小区的配套,要不是周围有绿树葱郁,高山环绕,置身其中,很难想象这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小山村。

图片 4

雨过天晴,在党员群众服务中心广场,孩子们玩着乒乓球,年轻人好奇地投掷篮球,妇女也没闲着在练习开车,而不少老人则听着音乐,跟着节奏扭上几段叫不上名的舞蹈。

花坪镇沿村道鸭石线构建45公里关口葡萄产业路,种植涉及14个村,近5000余户种植,面积达2万余亩,年总产值2亿余元。中国网记者 赵晓雯 摄

入夏的夜,山里的清风抚过,显得格外的安静,只听见虫鸣鸟叫。睡觉之前,躺在床上的王光国时刻在想,通往外面的路是通了,可如何致富却是他心头的一个结。

因路而盼——“脱贫摘帽奔向小康”

特色村寨改造,农产品推广,猕猴桃产业发展,这一个个项目都是他的“宝贝计划”。王光国介绍,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城里人一样富足便捷的生活,村里先后争取到近700万资金,来发展水、电、路、网等基础设施建设。

农村道路建设给建始县带来了巨大变化,“建始的项目推进速度居全省各县市前列,这源于建始人民对路的渴望,更源于建始县委县政府以及各级交通部门对交通的重视。”张渊平说。

7月份,村里即将联通第一根网线,并开通网上党员群众服务中心,今后老百姓交电费、取款转账、缴纳社保,只须网上轻轻一点,再也无需翻山越岭走上三四个小时去镇上,真正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镇”。

据张渊平介绍,2018年建始县政府共投资82万元实施农村公路安防工程8公里,投资168万元治理边坡,投资128万元开展农村公路美化工程,目前都已完工。

店子坪村7组的刘登军,以前一直在广东打工,如今回到家乡从事生猪养殖的刘登军,规模已经达到100-200头山猪。从喧哗的城市回到家乡,他说,山清水秀是一种幸福感,田园生活更是一种归属感。现在老百姓过的是“山中有城,城里有山”的日子,这就是我们店子坪村人的梦。

湖北省交通运输厅宣传中心主任石斌表示,对农村公路建设,湖北省实施差异化补助政策,补助标准整体比一般地区高10%以上,部省补助资金总额整体上比一般地区高20%以上。2016年-2018年,用于贫困地区中央和省补助资金超过300亿元,占全省部省补助资金的60%以上。

记者手记:

除部省补助投资外,2018年,恩施州通过捆绑财政资金、整合扶贫资金、争取银行贷款等方式筹集农村公路建设资金28.7亿元,建成农村沥青水泥路4096公里、砂石路1295公里,分别占年度计划的102%和130%。

路 在 脚 下

“近年来,制约恩施州经济社会发展的交通瓶颈逐步打破,恩施州的区位劣势正逐步转化为区位优势,生态优势和资源优势正逐步转化为经济优势和发展优势。2020年,全州将实现脱贫摘帽。”石斌说。

“如果自己不想路子,就没有出路。”这是建始县龙坪乡店子坪村村支书王光国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说,店子坪村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路修通,“三年修不通,五年!五年修不通,10年!我们这代人修不通,下一代人接着干,直到修通为止。”这是王光国面对崇山峻岭发出的呐喊,这也是他对村民的约定。

据了解,今年,恩施州将完成公路水路交通固定资产投资120亿元,其中高速公路47亿元、普通国省道44亿元、农村公路25亿元、站场水运4亿元。

“靠老人和妇女向大山要路,简直是天方夜谭。”面对冷嘲热讽,他们没有停滞绝壁凿路的脚步,只是每天扛起锄头,昼出夜归,一锄一锄砸向绝壁,每一锄都砸在这个时代的心口上。

面对令人绝望的岩壁,总有人不甘崇山峻岭的阻隔,任凭扁担把脊背压弯,任凭脚板把板鞋磨穿,誓要天堑变通途。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有再多再好的想法如果不付诸实际行动,那都是空想;但如果能踏出第一步,即使是高山峻岭,深谷险阻,也阻挡不住前行的脚步。

千里之外,路在脚下。

纷扰的世界之外,总有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感动,让我们铭记,他就是“新愚公”精神。

编辑:中国史 本文来源:鬼见愁的茶盐古道成旅游景观,为民凿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