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的兔儿爷玩具情缘,中秋将至

时间:2019-12-15 18:27来源:中国史
每年中秋节前,都是双彦最忙的时候,他需要完成客户订的“兔儿爷”。由于坚持传统技艺手工制作,“兔儿爷”的产量很低,也使双彦制作的“兔儿爷”成为中秋节的“俏货”。 再过

图片 1

每年中秋节前,都是双彦最忙的时候,他需要完成客户订的“兔儿爷”。由于坚持传统技艺手工制作,“兔儿爷”的产量很低,也使双彦制作的“兔儿爷”成为中秋节的“俏货”。

再过一个月就是中秋佳节了,每当这个时候,全家团圆、赏月、吃月饼都是必不可少的过节元素,当然也别忘了兔儿爷。它严肃的样子,威武的行头,加上两只长长的耳朵,不仅形象生动,还有着平安吉祥的美好寓意。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泥彩塑制作的传承人双彦和他的父亲、儿子,三代人一直在为兔儿爷的创新和传承做着努力。

中秋将至,双彦也到了最忙的时候,由他纯手工制作的“兔儿爷”每年这会儿都供不应求。1958年生人的双彦7岁便师从父亲,北京泥彩塑大师双起翔学习泥彩塑,他已是这门手艺的第四代传人。“兔儿爷”的实际意义在于祈盼吉祥如意、阖家团聚、去病除灾、健康平安,真正价值在于民俗价值而非艺术价值。据双彦介绍,兔儿爷的起源没有详细文字记载,但从服饰上考证,最迟应该起源于元代,盛行于明清时期,至今已几百于年,中秋节家家户户都要祭拜兔儿爷,祈求平安,这是中秋民俗文化中最重要的环节。双彦坚持使用传统颜料为“兔儿爷”手工上色,最大程度保留传统,但是有些用料已经很难买到了。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1958年生人的双彦7岁开始跟父亲学习北京泥彩塑。父亲双起翔是公认的北京泥彩塑大师,他做的兔儿爷被认为是现存最传统的兔儿爷。“我家往上可以找到三代人做兔儿爷。第一代是民国时期北京东安市场的‘耍货白’。耍货白有个徒弟叫李荣山,李荣山又把手艺传给了外甥双起翔,双起翔就是我父亲。”双彦介绍着双家手艺传承谱系,他是北京泥彩塑第四代传人,与父亲是北京唯一父子两代享有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学校停课 7岁学艺

做了一辈子兔儿爷的双彦,对“兔儿爷”的感情不言而喻。“‘兔儿爷’真正价值在于它的民俗价值而非艺术价值。” 双彦说,“兔儿爷的起源没有文字记载,但我从服饰上考证,最迟应起源于元代,盛行于明清时期,至今已有几百年,中秋节家家户户都要祭拜兔儿爷,祈求平安,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这是中秋民俗文化中最重要的环节。”

双彦出生在一个泥彩塑世家,1966年,7岁的他便开始跟随父亲学习泥彩塑。文革期间,由于学校停课,双彦只得回家,但家人没有让他闲待着,而是由父亲教授给他泥彩塑的技艺。双彦告诉记者,兔儿爷和脸谱都属于泥彩塑,而最初练习时,是从脸谱开始的,脸谱需要比较过硬的基本功,所以最开始都是先从这个开始练起,练好了再慢慢学习其他工艺。

“老北京曾流传一个传说:有一年北京闹瘟疫,月宫嫦娥派玉兔下凡给大家治病,由于它一身白,谁都不让它进门,它只好去庙里借来神像的盔甲,扮成男子。为了尽快给更多人治病,玉兔将马、鹿、老虎等各种动物当坐骑,跑遍了京城内外。瘟疫消灭后,玉兔却累倒在庙前。所以在‘兔儿爷’经典造型‘坐山’上就能体现这一传说。由此也确定‘兔儿爷’背后的靠背旗是一杆,代表寺庙门口的那一杆旗,老北京有句歇后语,‘兔儿爷的旗子——单挑’就是这么来的。”双彦认为,兔儿爷说到底是一尊神,就像观音菩萨、弥勒佛一样,他们的服饰是不能随便改动的。

虽然学习泥彩塑比较早,但长大后的双彦并没有立刻从事这个行业,而是在上世纪80年代选择了去深圳发展,当时赶上改革开放,我就跑到深圳去闯荡。那会儿在深圳其实发展得挺不错的,但是想到家里几辈人都从事的泥彩塑技艺,心里又矛盾了起来。我爸爸一直都在从事着泥彩塑这门艺术。所以如果我不干泥彩塑了,这门手艺就要从此失传了。面对这样两难的选择,我犹豫了很长时间,直到我看到父亲的眼神,那是一种渴望后继有人的神情,看得出他对我寄予了很高的希望,而且我从小学习泥彩塑,父亲也觉得我确实是干这个的料,所以我一下就下定了决心。就这样,双彦放弃了在深圳的发展机会,回到北京,开始同父亲一起从事泥彩塑的制作和研发。

“按照封建社会的礼教,嫦娥怀抱的兔子是公兔子的可能性很小,结合相关传说可以确定‘兔儿爷’是雌性。那为什么称‘爷’,这里还有个民俗知识。过去在民间有把大龄未婚的女性称为‘爷’的习俗,这个习俗现代人已不知道了。实际上兔儿爷是一个官称、一个敬称,并不是说它就一定是雄性的。早些年北京还有个‘兔奶奶’,跟‘兔儿爷’凑成一对儿。这个‘兔奶奶’有两撇胡子,这说明‘兔奶奶’是雄性,与现在市场上的‘兔奶奶’相反。‘兔儿爷’作为月亮的象征接受人们的祭拜,也仅限于女人和儿童。男人是不拜兔儿爷的,现代人已经不知道‘兔儿爷’所包含的民俗,这是传统文化的缺失。”

传统玩具 美好祝愿

“兔儿爷”的实际意义在于祈盼吉祥如意,阖家团聚,祛病除灾,健康平安。每年这个时候,双彦就虔诚地做着“兔儿爷”,“兔儿爷”是他一辈子的爱好和事业,更是他的自豪。

兔儿爷是北京的传统玩具,老舍就在《四世同堂》中写道:脸蛋上没有胭脂,而只在小三瓣嘴上画了一条细线,红的,上了油;两个细长白耳朵上淡淡地描着点浅红;这样,小兔的脸上就带出一种英俊的样子,倒好像是兔儿中的黄天霸似的。它的上身穿着朱红的袍,从腰以下是翠绿的叶与粉红的花,每一个叶折与花瓣都精心地染上鲜明而匀调的彩色,使绿叶红花都闪闪欲动。它最早出现在明末,用来祭月。

本报记者 程功 摄影报道J129

说到兔儿爷,还有一个有趣的传说。相传有一年,北京城里忽然起了瘟疫,几乎每家都有人得病。嫦娥看到此情景,心里十分难过,就派身边的玉兔去为百姓们治病。玉兔变成了一个少女,她挨家挨户地走,治好了很多人。人们为了感谢玉兔,纷纷送东西给她;可玉兔什么也不要,只是向别人借衣服穿,每到一处就换一身装扮,有时候打扮得像个卖油的,有时候又像个算命的,一会儿是男人装束,一会儿又是女人打扮。为了能给更多的人治病,玉兔就骑上马、鹿或狮子、老虎,走遍了京城内外。

消除了京城的瘟疫之后,玉兔就回到月宫中去了。于是,人们用泥塑造了玉兔的形象,有骑鹿的、有乘凤的、有披挂着铠甲的、也有身着各种工人衣服的。每到农历八月十五,家家都要供奉它,给它摆上好吃的瓜果菜豆,用来酬谢它给人间带来的吉祥和幸福,还亲切地称它为兔儿爷。

清朝时,上至北京东安市场的高级货店,下至各大庙会集市及繁华地区街摊都会有摆卖的兔儿爷。那时的兔儿爷,多是用泥模子扣出来的,也有手工捏的。除了头顶上那对长耳朵和画上的三瓣儿嘴巴露出兔子模样外,兔儿爷的身体、脸形、姿态都是人的样子。上世纪50年代,兔儿爷也很常见,过中秋节大街小巷都可以见到摆摊卖兔儿爷的人。当时家家户户过中秋节请兔儿爷是一个传统,就如同过年放炮一样。请回的兔儿爷要摆在显眼的桌上,求兔儿爷保佑全家平安健康。

2

1米兔儿爷 打破传统

双彦称,从前的泥彩塑做工其实非常粗糙,看着并不精细,而父亲则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了加工,让兔儿爷等泥彩塑在做工上更为精细,表情更加生动。从事泥彩塑之后,双彦也加入了创新泥彩塑的队伍中,同父亲一起研究如何完善这项传统工艺。

1986年起,双彦同父亲一起开始研究脸谱的样式,通过不断的创新,如今的脸谱样式已经与此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同样兔儿爷在制作中也有了新的方法。从前制作兔儿爷用的都是纯泥,而现在我们制作时掺入了纸浆的成分,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整体作品的重量降低了,二是有纸浆让整个原材料更有韧性。

2012年在国家博物馆的非遗展览上,一个1米多高的兔儿爷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这就是双彦和父亲一起制作的兔儿爷。这个看似只是放大的兔儿爷,却存在着很大的制作难题。兔儿爷都是用泥捏的,把泥压进胎里容易,但是把整个兔儿爷竖起来就难了。泥本身存在重量,立起来的兔儿爷很难保证不会变形。双彦告诉记者,制作一款兔儿爷需要先制泥,然后用泥塑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之后再将这个样子制成石膏的胎,接着将泥擀成一个平面,压制在胎中,压好正面和背面后,将胎的前后合在一起,晾干、抛光后就可以烧制了,最后成型的兔儿爷就可以进行彩绘的工艺了。因此,不论大小,兔儿爷都是空心的,这样可以保证重量的同时又不会太重。最终,经过反复实验,1米多高的兔儿爷终于达到了制作标准。

学习技艺 兴趣为先

2010年,双彦收了7个学生,其中也包括自己的儿子双鑫,当时我开了三期培训课,第一期教授泥的制作,第二期是设计与绘画,第三期时就要求学生们可以简单独立完成一件作品了。谈到收学生的要求,他表示只要喜欢就好,掌握泥彩塑技艺不是三两年就能学好的,所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肯定不能学到真本事,它要求从艺人要有毅力,可能一天只做两个小时,但必须天天坚持。而且制作过程中,也是非常枯燥、寂寞的,所以学习这门手艺还得能耐得住寂寞。

双彦告诉记者,民俗技艺需要积累才能达到一定的水平,而泥彩塑是需要民俗知识和手上功夫相结合的,在创作时脑子里需要有一个概念,什么样的款式代表什么含义,色彩如何搭配、图案如何协调,做泥彩塑其实没有格式化的东西,它是非常随意的,但这种随意又包含着很多民俗的知识,是很多民俗图案之间相互搭配的结果。对于如今的传承人,双彦也表示如果年龄越小自然是对传承越有利,而他也将更加注重知识的普及与人才的发掘。

如今,他的儿子也正在面临着传承传统技艺还是选择新的事业的两难抉择,他表示不会干涉孩子的选择,只要他不丢下这门手艺就可以了。而且,毕竟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我希望可以有更多人学会这门手艺,能有更多人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

1

再过一个月就是中秋佳节了,每当这个时候,全家团圆、赏月、吃月饼都是必不可少的过节元素,当然也别忘了兔儿爷。它严肃的样子,威武的行头,加上两只长长的耳朵,不仅形象生动,还有着平安吉祥的美好寓意。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泥彩塑制作的传承人双彦和他的父亲、儿子,三代人一直在为兔儿爷的创新和传承做着努力。

学校停课 7岁学艺

双彦出生在一个泥彩塑世家,1966年,7岁的他便开始跟随父亲学习泥彩塑。文革期间,由于学校停课,双彦只得回家,但家人没有让他闲待着,而是由父亲教授给他泥彩塑的技艺。双彦告诉记者,兔儿爷和脸谱都属于泥彩塑,而最初练习时,是从脸谱开始的,脸谱需要比较过硬的基本功,所以最开始都是先从这个开始练起,练好了再慢慢学习其他工艺。

虽然学习泥彩塑比较早,但长大后的双彦并没有立刻从事这个行业,而是在上世纪80年代选择了去深圳发展,当时赶上改革开放,我就跑到深圳去闯荡。那会儿在深圳其实发展得挺不错的,但是想到家里几辈人都从事的泥彩塑技艺,心里又矛盾了起来。我爸爸一直都在从事着泥彩塑这门艺术。所以如果我不干泥彩塑了,这门手艺就要从此失传了。面对这样两难的选择,我犹豫了很长时间,直到我看到父亲的眼神,那是一种渴望后继有人的神情,看得出他对我寄予了很高的希望,而且我从小学习泥彩塑,父亲也觉得我确实是干这个的料,所以我一下就下定了决心。就这样,双彦放弃了在深圳的发展机会,回到北京,开始同父亲一起从事泥彩塑的制作和研发。

传统玩具 美好祝愿

兔儿爷是北京的传统玩具,老舍就在《四世同堂》中写道:脸蛋上没有胭脂,而只在小三瓣嘴上画了一条细线,红的,上了油;两个细长白耳朵上淡淡地描着点浅红;这样,小兔的脸上就带出一种英俊的样子,倒好像是兔儿中的黄天霸似的。它的上身穿着朱红的袍,从腰以下是翠绿的叶与粉红的花,每一个叶折与花瓣都精心地染上鲜明而匀调的彩色,使绿叶红花都闪闪欲动。它最早出现在明末,用来祭月。

说到兔儿爷,还有一个有趣的传说。相传有一年,北京城里忽然起了瘟疫,几乎每家都有人得病。嫦娥看到此情景,心里十分难过,就派身边的玉兔去为百姓们治病。玉兔变成了一个少女,她挨家挨户地走,治好了很多人。人们为了感谢玉兔,纷纷送东西给她;可玉兔什么也不要,只是向别人借衣服穿,每到一处就换一身装扮,有时候打扮得像个卖油的,有时候又像个算命的,一会儿是男人装束,一会儿又是女人打扮。为了能给更多的人治病,玉兔就骑上马、鹿或狮子、老虎,走遍了京城内外。

消除了京城的瘟疫之后,玉兔就回到月宫中去了。于是,人们用泥塑造了玉兔的形象,有骑鹿的、有乘凤的、有披挂着铠甲的、也有身着各种工人衣服的。每到农历八月十五,家家都要供奉它,给它摆上好吃的瓜果菜豆,用来酬谢它给人间带来的吉祥和幸福,还亲切地称它为兔儿爷。

清朝时,上至北京东安市场的高级货店,下至各大庙会集市及繁华地区街摊都会有摆卖的兔儿爷。那时的兔儿爷,多是用泥模子扣出来的,也有手工捏的。除了头顶上那对长耳朵和画上的三瓣儿嘴巴露出兔子模样外,兔儿爷的身体、脸形、姿态都是人的样子。上世纪50年代,兔儿爷也很常见,过中秋节大街小巷都可以见到摆摊卖兔儿爷的人。当时家家户户过中秋节请兔儿爷是一个传统,就如同过年放炮一样。请回的兔儿爷要摆在显眼的桌上,求兔儿爷保佑全家平安健康。

2

编辑:中国史 本文来源:三代人的兔儿爷玩具情缘,中秋将至

关键词: